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老胡杨
加入时间:2015-07-16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胡佐文,曾用笔名胡杨、老胡杨、佐文。四川南充市人,第一学历初中,中学高级教师(破格)。先后在小学、初学、高中、师范、县教育局、新疆教科所工作,其间并担任校长、副局长、《新疆中小学教学》编辑室主任、新疆教育评价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职。退休后,于七零秋开始学写古体诗歌(含自由曲)。习作先后在《诗潮》、《燕赵诗词》、《诗刊》、《中华诗词》、《百家诗词》、《诗国》、《夏风》、《国风》等刊物发表;《过胡杨林谒诸亡友墓并序》、《老屋留吟》等诗分别获全国诗词大赛金奖及铜奖;《吟苑学步初集》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另有诗歌评论习作先后在《百家诗词》、《诗国》等杂志发表。现为国际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这里...,但请放心

一年二十四节气
链接成四季的绚丽珠环
那些文本或口头描述
这里的河谷山川
有自己的解说及展板
清明的小青河
依然是冰冻三尺
找不到一点解冻的痕迹
谷雨的可可苏里
只会雪花那个飘飘
太难听得一回淅淅沥沥
正在深绿的酥油草
来不及循序捧出
白露与寒露的晶莹
一夜间就被大雪封存
冬天与夏天的两端
只剩下两道窄窄的缝
留给春天和秋天

打开百度地图
一切都一目了然
北回归线向北再向北
遥远的阿勒泰
大自然的格局与铺陈
既都是神来之笔
又无不是自己的原创
季节的演绎与历书
总是不可避免地
发生着典型化了的冲突
为白雪作歌的芩参
赢得诗名却远未及此——
一个打乱了既定时序的地方
载着周天子西游的八骏
唯恐没有供给水草的驿站
也不得不避开这里
向轮台那边探寻
通向昆仑瑶台的去径

总爱破门而入的冬天
并非黄帝的预期
莽撞,张扬而密集
零下到三四十的时候
生命体不惜以任何形式
出于本能,严实地裹护着
入不敷出的体温
从江南老远来游的骚客
请不要大声地吟诵
切忌太多的长句
尤其是那些个啊—啊—
一路感叹,你消费不起
看看房前屋后就足了
务必计算好回逃的路程
至少要有十步的宽余

眼前正在飘飘洒洒的
已是冬至前的第六篇章
立冬前夕的铺天盖地
那才是品牌,也是序曲
山坡上所有的绿色
不由分说就掩没于瞬间
河边的稚柳仅露三寸梢头
像尖尖小荷但没有蜻蜓飞来
好担心那一行外出的工蚁
拖着莓蒂走得太远太慢
不知是否回到了家里
只惜那时,你还在三江五湖
仰头分享桂花的馥郁

但这里的人爱雪
胜过殷秀梅的真切
生怕太少太薄
森林草原和苜蓿
都在凝神竖耳
等听那叮咚的弹唱
虽然在失去节制的时候
无边的扩张与肆虐
依重寒流的蛮力和嚣张
掩埋过老马和小羊
但老阿肯的那一通脏话
只是在一时的气头上

这里的人崇拜太阳
远比南人执着而虔诚
只因那漫长的严冬
把有限的温暖短缺成稀有
东方冉冉升起的一轮
过早地失去后劲
还没高过钻天杨的头顶
就打着斜儿西去
即便是夏至的午时
也从未见过抵达中天的记录
只有站在馕坑边的阿帕
才有过火辣辣的体验

于是这里的夏天
大半个儿,温厚成
淮南淮北的仲春
那小半儿的,清爽出
巴山蜀水的中秋
为大地储热供暖的机遇
总是那样一纵即逝
但这毕竟是古丽的花季
试穿长筒袜及短裙
是夏至晌午的慷慨赐予
虽然羊群下坡的黄昏
就得换成一身牛仔
但毕竟为成年的巴郎
留下了最赏心悦目的一瞥

三亚人和武汉人
还有火州的吐鲁番人
一波接一波来了
在白桦林深处避暑休闲
不时打开表情包
寻取表示棒棒哒的拇指
翘向可可托海的大暑
虽然餐饮及住宿费用翻番
一年之计在于夏——
或许,就如此这般
我们改写着千古农谚

这里同样是众生芸芸
人在季节的抽搐中领跑
不要问来自哪个部族
垒一堵火墙支一个铁炉
穿一双毡靴裹一身皮袄
屈伸卧立的频频交替
凛冽中的展眼踮足之后
一百八十三天的蛰伏
都是在冲突中调谐的符号
把暴风雪中的左冲右突
安抚成从容不迫的握手言欢
巡回宣讲绿洲的炊烟袅袅
于是我们才品尝到了
哈萨克人熏马肠的味道

于是,春分秋分
才有了克朗河的原色
春播秋收,也有了
乌伦古自个儿的编程
一切都应和天律
外乡人或许全然无知
这里,请放心吧
长松短柳,都安然无恙
虽然,这一方水土
历经了太多的创伤与修复
在沉睡与喧腾之中
默诵随遇而安的祖训
天生就有自愈与自律的潜质
其实我们早已习以为常
萧萧叶落的八月壮杨
雪夜里呱呱咩咩的重唱
相册
  • 诗人
  • 诗人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