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笔名:王江平
加入时间:2016-04-14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生于湖南,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现供职于浙江某高校。

王江平诗7首


王江平。生于湖南生于湖南,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现供职于浙江某高校。因本人手机号无法在个人资料中修改,特此注明:15024639667。地址: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学院路1号丽水学院西区;邮编:323000;邮箱:798425885@qq.com。


夏日与浓荫
——赠勇敢,左手,致水


太阳越来越大,遂感到人生的绝望与无聊
你脱衣,跳进河里,像跳进树的影子里

有何用啊,无非是形式的稍变
直到捉住李白,就像捉住这条小鱼

“老朋友,这么多年,你还是这样活蹦乱跳
你的嘴唇发出瓷器的光”

你听完哈哈大笑。剩下的时间,毫无疑问
我们一定要喝酒,从黑鱼喝成了红鱼

然后勾住肩膀,在树影里一起游
游得东倒西歪。你说你学会了写诗

对了,你一下子就说出了
“树要高潮”这样牛逼的句子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练习写诗,写啊写……我们
从不管树影是怎样消失的。我们很快地就度过了这个下午




草堂
——酒后,与莱明赶赴一场朗诵会


一声轰响,我们掉入草堂
林子因此稍稍加暗了一点

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墙面拱开圆孔。左右的
楠木啊金丝啊飞速生长,也恰好照顾我们的悄悄进入

噢,还有,那季节细小的瓷裂声——听,溪水迸出
穿过草地,穿过巨石,纵身跃入修炼倒刺的荆丛

我们就干脆骑着溪水,嘻嘻哈哈往前走
但隐身的技术并非全然有效

没错,就是猫,他用他的胖他的微笑,和他的佛性
看见我们。我们都没有管,也没有感到羞愧

反正不一会儿,我们就跳上了岸
和大家一起,断断续续走进宝殿如大雅堂 

2015.12.24写
2017.6.15改




海上纪事


一转眼,你就坐到了我的面前
坐到石缝里,准确干脆,像事先瞄准的一样

这令我感到惊讶,相逢太像是假的
最后还是你开的话匣

哗啦哗啦,我们就聊,聊我们不相干的日子
激动时你说酒。那么,我们喝

喝浪一般的感觉,喝到月亮打开的时候
为了助兴,我们的影子也开始喝

它们多像海苔,巴不得
一下就把干瘪的身子灌满

多么奇妙啊。我们就跑出石堆
躺到影子上去,躺到沙子的光里去

不一会儿,我的身体红肿。你说送我走
但兄弟啊,我们不能走,我们聚日无多,要再喝

干杯!喝!不要怕,要痛快地喝
对了,要像得了癌一样,喝! 




灵湖轶事
     ——与玉伦、行安夜逛灵湖


灯光下,积满影子的树丛
松软,空灵,像海绵积满水。风吹过

树影一滴滴分身,掉落,蝌蚪般
以新鲜的模样复活于这条液态马路

他们低声缓慢,更没有谁发现
我们早就坐在凉亭的翘角上约酒

我们一碗一碗喝,边喝边看见湖水开足马力
在肖邦的钢琴下,一层一层推进得那样寂静有序

不久,我们决定抱着坛子往下跑
跑到湖里去,跑到湖水深处那隐隐的崩溃中去

躺下,再继续。很意外的,无数气泡从我们嘴里
咕噜咕噜往上走。再也没什么能够轻易地抹掉我们





9月2日,为午休未遂而作


孤独而必然的中午,他打开空调
在客厅,准备迎来一场小小的午觉

半小时已经过去,他仍未如愿,侧动时
更像是在胶水里游泳

没错,正是这声音
呲——呲——,猛烈,单调

仿佛汽车,无可阻止地
在光学的水面上打溜

危险降临?还是建材铺里,金属
在切割?——不清楚

总之,漫长的消耗之后,他起身了
拉开帘子,透亮的玻璃窗外

大厦密密麻麻,像印章,一方方排在精致的
水晶盒内。当然,这也是最终的事实




晴朗的下午


现在,他住乡下来了
每天晌午,蝉就凶凶地叫起来

直到睡眠反复于凹陷的枕头,(他胸口肿胀
局部开始发乌,这——他是知道的)

午饭后,他趴上窗口
瞥见一具壳子,透明的、精致的壳子

在背部,在光的边缘,一道长长的裂口
锋利,干脆,仿佛还能听见裂开时,一声小小的——“嘣”

噢,这就是蝉吗?他心头一动
又仿佛有什么被压住。后来,他是这样描述那个下午的

一切都好,树木也长得飞快,树皮上的壳
金灿灿的,只有数样事情消失了很久




偶遇


忽然,我们相遇在枝头
天色未黑,几片小舟还停在湖面上

我们是在许久之后才搭话的
(偶尔也会垫起脚尖,望望远,并小心地

领受一些来自水底的风,像领受一些事实:
我们互赠的山色拐杖,已散发出苦味)

真是有意思啊,这些年来,我们都在变瘦
你摸摸胸口,露水一样哈哈大笑

关于你的消失,我是在
一堆雨后的青苔上得知的

我们小心地聊起过许多事情,那些
未说出的部分,也许恰恰是我们不可否认的


赞赏记录: